首頁 >> 新聞中心 >>公司新聞 >> 卻上心頭蝴蝶結
详细内容

卻上心頭蝴蝶結

歐陽光宇

  兒時,母親給我做裙子或紮頭發時,喜歡在我裙子前後和頭發上裝飾蝴蝶結,這種蝴蝶結影像如跳動的陽光,時不時在我記憶中飛舞。

   迎麵,一個女孩走過來,她肩上背著一隻大的黑色亮皮挎包,包的右上部,飾有一個粉色大蝴蝶結,這隻“蝴蝶”成為挎包最出彩的亮點;想蝴蝶是大自然的美妙 一筆,翩翩於森林原野,棲在哪兒便將倩影留在哪兒,而人是智慧生命,取材於自然,將美妙一筆的蝴蝶繪入圖畫、寫進詩詞、譜進樂曲、更綴於衣飾的任何一個地 方,蝴蝶之於衣飾,如同文眼、詩眼和畫龍點睛之筆,使散漫而無目標的眼睛瞬間找到焦點。

  走過一品牌時裝店,為模特架上一款裙裝吸引,我 覺得其最出彩處是胸前的大蝴蝶結,集青春、俏麗、大方、親和於一結,我饒有興趣地試穿,站在鏡前一照。玫紅色的上衣、青春無敵的蝴蝶結,呼應著下邊圖案若 丹青點染、水彩畫般的一步裙,這裙裝把人帶回青春歲月,而且穿在身上絢麗得體,還不用擔心別人說我“裝嫩”;因隻顧欣賞裙裝的精彩,試穿後才想著問價格, 一問方知這裙子標價近3000元,超出我的預期,營業員說,這裙子價有所值,你看裙子的上衣和裏料都是桑蠶絲的。蝴蝶結影像強烈地撩撥我的心扉,但我的理 智還是戰勝了激情,想到一條夏裝裙要花掉我一個月的工資,想到家中還有正待升學的孩子,我離開了這家時裝店。

  沒能將胸前連有大蝴蝶結的 裙裝領回家,但如“才下眉頭,卻上心頭”一樣,懷舊也罷,時尚也罷,蝴蝶結影像在心頭揮之不去,思緒如雲,竟想到台灣一位作家一篇觀點奇特的作品,說人要 經過幼年至成年至老年的過程,大多在老態龍鍾的容貌中死去。蝴蝶與人不一樣,蝴蝶經過漫長沉寂的黑暗,而後擁有五彩斑斕的翅膀,在陽光下享受青春時光,而 後以最美的年輕形態死去,蝴蝶這種生命秩序的編排,值得人羨慕。這觀點植在我腦子裏,仿佛蝴蝶的生生死死都給我飛揚或凝固青春的感覺。

   鬼使神差的,我彎進另一家時裝店,看到一款大紅色吊帶裙,裙的下端如蓮蓋,在裙腰靠右的位置,斜向地釘有一隻蝴蝶結,這有形無形地慰藉了我的蝴蝶情結,當 然,價格是硬道理,因逢店裏的VIP活動日,優價隻有先前那一款的十分之一。雖然“蝴蝶”從胸前轉移至腰部,“飛”得沒有那麽高,但很符合我量入為出的原 則,如同一位男子娶回自己娶得起的女子,酸葡萄一般地想:將蝴蝶結秀在胸部與秀在腰部是一回事,更重要的,是自己不必做什麽什麽“奴”,秀在腰部,心裏踏 實。


技术支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