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新聞中心 >>公司新聞 >> 身影·蝴蝶結
详细内容

身影·蝴蝶結

若曦真想回過頭去看那個跟在身後不遠不近的身影。可是在這個漆黑的夜晚若曦卻不敢,她隻能加快步伐往前走,高跟鞋踩在地上“喀喀”的響,那種響聲若 曦平時聽起來是一種節奏,可是今晚若曦每走一步都感覺到那麽的陰深恐怖,那響聲就好象是警鍾,尖銳到讓人聽上去覺得心都有點顫栗。

  若曦一直在心裏盤算,萬一那人要是搶劫的話要怎麽對付呢?可是自己除了一個背包以外實在也沒有什麽東西可以將對方製服了。若曦很後悔出門的時候 沒聽媽媽的話,在自己的小背包裏藏一把小小的匕首,那樣至少在這個漆黑的路段不用那麽害怕。萬一碰上壞人的話,還可以有個反擊的利器。這時候一陣夜風輕柔 的拂過她的臉盤,那一頭齊肩的秀發隨風輕揚。若曦一下就冷靜下來了,若曦決定萬一那身影是個壞人的話,那就用高跟鞋去敲他的腦袋。那是唯一可以保護自己的 一種方法。

  若曦一個風樣飄逸的女孩,她喜歡穿一件藍色的風衣,那瘦小的身子使她看上去很柔弱,披肩的長發自然的垂落肩頭,很多時候她都很寧靜,給人的感覺 就象是一朵蝴蝶蘭花。小小的極其精致,靜靜的極其憂鬱,藍藍的極其高貴。上夜大的她幾乎是沒有什麽朋友。每次都是上課的前兩分鍾趕那個是臨窗的一個座位 上。下課了又匆匆的往家跑,因為家裏有一個癱瘓多年的老母親需要她的照顧。

  若曦加快步伐,身後那人也加快步伐。若曦放慢步子,身後那人也加快步子。一前一後總保持一定的距離。若曦看看四周漆黑一片,要是呼救的話肯定沒 人會聽到。若覺得若曦覺得今晚一定會有什麽意外發生,隻是家裏那個翹首企盼的老母親不知道會是怎麽樣的著急。一想到母親,若曦的眼裏有一股霧氣升起,那是 快要起航的淚。若曦心裏有種酸酸的痛,一直痛到心坎裏。

  離家越來越近了,若曦的心也漸漸的平息了一些,直到看見家裏窗口透出一片溫馨的燈光她才把那顆提在嗓子上的心放下來。若曦終於回過頭去看那人 影,可是那街頭空蕩蕩的空無一人。若曦不禁啞然失笑,笑自己的多疑,笑自己嚇唬自己。那人說不定也是和自己一樣回家要走這條漆黑的沒有路燈的街呢?看來人 的思想還是簡單點好。但是這些年若曦守著癱瘓的母親風裏來雨裏去的獨自承擔著生活的重擔,她那柔弱的雙肩上扛起的是一種必須使自己變的堅強的責任,因為她 是這個家的支柱,是母親活在人世間唯一的希望。

  (二)

  若曦今天晚上在那個小小的背包裏藏了一把匕首,不大,但足以至人於死地。若曦去握匕首時那冰涼的小手不停的顫抖,心也在不停的顫抖,她仿佛看見自己將手裏的匕首刺進了一個人的胸膛,那鮮紅的血正噴湧而出,而從小若曦就害怕看見流血。

  今夜微風輕拂,滿天的星鬥眨著聰慧的眼睛看盡人世間的冷暖,路旁那一排鬱鬱蔥蔥的白楊樹在微風的伴奏下跳起輕柔的舞姿,若曦走在這條路上心裏忐 忑不安,感覺那條人影又在身後不遠的地方晃來晃去。今夜的若曦心裏已不在那麽害怕了。因為背包裏有一把匕首,那匕首給了她一份膽量,也給了她一份勇氣路依 舊是要走的,家也依舊是要回的,這些都是沒有選擇的選擇。其實自從父親過逝以後,母親癱瘓以後,所有的事情她都是沒有選擇的。她隻能使自己堅強,使自己變 的強悍,可是一個如花似水的女孩又能怎麽樣呢?命運靠自己去改變,幸福靠自己去爭取。困境中的若曦還是不想把好多年前那個美麗的夢想丟掉。若曦一直想成為 一名服裝設計師。設計出很多漂亮的象雲彩一樣的衣服。上夜大,也就為了心中那個願望,那從小就有的願望。

  若曦還是不敢回頭,雖然是一個繁星滿天的夜晚,她依舊覺得那人萬一是個壞人的話她就可以閉著眼睛去揮舞著那把短短的小小的匕首。那樣以後記憶裏至少不會有一張認識的臉在寧靜的夜晚把自己從從噩夢裏驚醒。

  若曦今天晚上的心情沒昨天那樣緊張了,也沒那麽害怕了,若曦在心裏覺得那個人應該不是一個壞人,也許是個夜歸人罷了。可是心還是有點七上八下 的,因為這年頭什麽樣的希奇古怪的事情都有可能發生。若曦把那把匕首藏在了風衣口袋裏,那是一個很大的口袋,隻是若曦從來沒在口袋裏塞過東西,一直都是空 空的。就好象這些年來她的感情一樣。若曦不知道多年前的那個被自己拒絕的男孩是否還在心裏思念著自己。或許那個男孩已經不再留戀自己了。或許他正守在另一 個女孩的身邊說著綿綿情話呢。若曦的手心裏滑滑的,全是汗水,緊張的汗水。可是那人影還是不緊不慢的與她保持著相同的距離。這一夜若曦依舊平安的回到了 家。

  若曦終於可以確信那不是個壞人。那人是沒有惡意的。

  日子就這樣如水的漫過,若曦每晚都可以看到那條人影與自己同行。若曦在心裏已不在抗拒那人影了,在那柔弱的心裏甚至對那身影產生了一種依賴的感覺,仿佛這種一前一後與人影相隨的日子已經成了一種默契。若曦已經習慣了後麵有人相隨,習慣有那清清瘦瘦的身影。

  (三)

  半年後的一個晚上,一個同事來找若曦商量點事情,等到下課後的若曦。兩人一路並肩行著,走在漆黑的路上遠遠望去就象是一對情侶。若曦終於想到要 回過頭去看看那人影,因為今夜她已經有了想要回過頭看的衝動了。其實許久以來若曦就一直想看看,可是距離卻使她沒有看清楚他的機會,有時候隻是覺得那身影 似曾相識。當若曦回過頭的時候卻是空無一人。若曦的情緒一下就很低落。心裏那個最柔軟的角落莫名其妙的生出一種對他的牽掛和擔憂。若曦也不明白自己到底是 怎麽回事情。一晚,兩晚,三晚那人影始終沒有出現了。若曦的心裏很失望,情緒一直處於低落狀態。每天晚上都下意識的會回過頭去看,那身影成了若曦心裏的期 盼,期盼有一晚一切都會恢複如往昔。

  直到一個星期後,一個同學把一個包裝的很精致的盒子遞給若曦,若曦把那個禮盒拆開,裏麵一隻漂亮的藍蝴蝶結發卡,很別致。若曦一看到這個蝴蝶結 發卡,一直藏在內心深處的那個男孩一下就從腦海裏冒出來了。蝴蝶結下折著一張四放形的小紙條。紙條上的字剛勁有力一如當年。楓,這個名字在若曦的心裏一直 珍藏了許多年。

  楓和若曦是同學。在大三的時候楓曾經給若曦寫過一封情書,向若曦表達過愛慕之情。當時的若曦一心都放在學業上跟本沒心思談情說愛。很冷漠的拒絕 了楓。其實楓一直都對若曦很好,若曦對楓其實也不是沒好感,尤其是他寫的那手漂亮的鋼筆字令很多女生傾心。隻是畢業以後楓和若曦一直都沒有聯係。若曦想起 畢業的聯歡會上很多同學都流下了眼淚,隻有楓用一雙癡迷的眼睛望著她。根本沒有融入到即將分別從此天涯相隔的氛圍裏,他的眼睛裏隻有若曦,那個有點倔強, 有點驕傲,拒絕接受愛情的若曦。

  他悄悄的遞給若曦一個分別的禮物,一個藍蝴蝶結發卡。這個蝴蝶結是若曦第一次收到男孩送的禮物,一直被若曦收藏了好些年. 若曦匆忙的打開那封 信一個熟悉的聲音在腦海裏響起:“若曦,當你看到這個盒子裏的藍蝴蝶結的時候你一定知道我是誰了,我就是楓。若曦,我一直忘不了你,當同學告訴我你的消息 時,我的心裏有喜有憂更有疼。喜的是你仍舊是一個人,憂的仍舊怕你拒絕我,疼的是你這些年來所受的苦。若曦,我就是那條跟在你身後的影子,看著你孤單的走 在那條街上我真想牽起你的手走過一生一世。可是我怕你拒絕我,就象當年.若曦,如果你願意,就請你把那個藍蝴蝶結發卡別在你的青絲上,不管你用一種什麽方 式隻要讓我知道你的心意就行。如果你不願意的話,或者有更好的人陪你一起走的話,那麽請你也讓我知道。今晚,那個藍蝴蝶結將是我一生的期盼!”若曦的眼淚 一滴一滴掉在那個藍蝴蝶結上。

  若曦走出校門,頭上別著藍蝴蝶結。蝴蝶結在滿天星光下閃著藍色的光圈.楓筆直的走來,若曦就那麽傻傻的淚眼朦朧的望著那個一直都在心裏的人。楓 一把拽過若曦,若曦一下子跌進了一個溫暖的懷抱裏。若曦知道從今以後自己將不在那麽的孤獨,自己將不在那麽的無依。楓的那個溫暖的懷抱將是她一生停靠的港 灣。

  高跟鞋的響聲在這個夜晚聽起來又象是一種節奏,一種快樂的,幸福的節奏。伴著呢喃的情話仿佛是一首配樂詩。


技术支持: |